• 注册
  • 查看作者
    • 安静的力量

      安静的力量插图

      这是妹妹前些年写的文字,我一直收藏着。妹妹的文学底子是很好的。她常年生活在大长山岛,安静地当着她的高中语文老师。妹妹随着性情写写诗,也写点散文。但也不是很执着想成就个啥的那种。所以,她的字儿就真是真的了,不装不假不造作。反正我这个当哥的,是喜欢的。是为前言。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比如低头看鱼 

      比如把茶杯留在桌子上,离开 

      浪费它们好看的阴影 

      我还想连落日一起浪费,比如散步 

      一直消磨到星光满天 

      我还要浪费风起的时候 

      坐在走廊发呆,直到你眼中乌云

      全部被吹到窗外

      我已经虚度了世界,它经过我

      疲倦,又像从未被爱过

      但是明天我还要这样,虚度

      满目的花草,生活应该像它们一样美好

      一样无意义,像被虚度的电影

      那些绝望的爱和赴死

      为我们带来短暂的沉默

      我想和你互相浪费

      一起虚度短的沉默,长的无意义

      一起消磨精致而苍老的宇宙

      比如靠在栏杆上,低头看水的镜子

      直到所有被虚度的事物

      在我们身后,长出薄薄的翅膀——《我想和你虚度时光》

       

        诗人李元胜凭借此诗获鲁迅文学奖诗歌奖。不知道这首诗是怎样打动了评委,但它确以一种不可言说的安静打动了我。“安静的鱼”“安静的茶杯的阴影”“安静的落日”“安静的你我”,甚至“安静的世界与宇宙”,“直到所有被虚度的事物/在我们身后,长出薄薄的翅膀”,我想,思想与灵魂的翅膀是在这无边的安静中滋生的吧。安静的力量是如此强大。

       

        那一年夏天,回故乡看望姐姐,晚饭后,迎着夕阳,经过空寂的老屋,我和姐姐默默地沿着河边,一直走到一大片稻田的尽头,是一处浅浅的水洼。我和姐姐满怀心思地坐在水洼边,我们经历了失去至亲的巨大悲痛,成了同病相怜的两个人。

       

        水洼的水碧绿清澈,中央零星地长着几株水草,水草的影子安安静静地映在水上,没有一丝的风,一小块一小块的水藻浮在水面,水面也不见一丝褶皱。远处,有几只水鸟在薄暮中翻飞、嘶鸣,太阳已经落山了,留下几缕霞光衬着水鸟扇动着的洁白的翅膀,说不出的安静与寂寞。我们就那么默默地坐着,直到黑暗吞噬了眼前的一切,连同我们内心深处的绝望。

       

        我和姐姐谁也没有安慰谁,其实谁也安慰不了谁。在无声的夜色里,我们听着彼此的呼吸声,世界在那一刻凝固了,我忽然觉得我们是如此接近美好。我们可以是浅湾里的一株水草,是天边的一片晚霞,是一切安静而美好的事物。

       

        我们无足轻重,但我们是这个世界的一份子。我们继承了父母的善良与勤劳,我们要带着悲悯与感恩之心继续在这个美好的世界行走。这样想着时,心中有些许释然了,也许正如诗人所描述的,“长出薄薄的翅膀”。

       

        去年深秋,和一群文人到大黑山游览,特地去了响水寺。对于寺庙,我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敬畏,往往只是远远地观望膜拜。但那一天,当我们接近寺庙时,我便被响水寺安静热闹的秋色迷住了。远处山坡有大片大片红着脸的爬山虎,近处的屋宇穿戴着茂盛的绿,小河两旁绿柳成荫,就连瘦下去的河水也饱含浓浓的绿意。跨过小巧的拱桥——虎溪桥,便听到清脆的水声,一条见首不见尾的绿龙口含甘露,缓缓倾泻,水池里,一只碧蟾以口相接。和这条绿龙相比,它身后的建筑就小巧多了,跨过古老的门槛,几只猫机灵地迅即消失在山坡上,不大的庭院有一处放生池,各色鱼儿在欢快地游。我便理解了那几只猫的意图,可是,猫和鱼,在这个安静的院落里又是怎样相处得相安无事的呢?

       

        道士们正在诵经。大家便不再说话,静静地倾听。回头看到门楣上有四个大字:滋生万物。这就是响水寺的意义所在吧。

       

        漫步响水寺,仿佛世界一下子变得安静了,除了水声和道士诵经的声音。园中有两株高大的银杏树,叶子黄得极其纯净,落了一地,密密的一层,寺庙的屋瓦上也落了一些,零零星星的。踏上这一地的金黄,大家的脚步都轻轻的,好像怕踩痛了它似的。

       

        那一地的金黄的银杏叶真像一双双睿智的眼睛,它们一定是听得懂经的,所以才落得如此安详与美丽吧。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因为慈悲,所以安详。

       

        大道无形,大音希声。

        水滋生万物,而水不言。 

        只有在响水观 

        水才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我的脚步轻之又轻 

        还是吓着了那三只猫咪 

        一地的银杏叶 

        没有因此多看我一眼 

        在响水观,水声从哪里来 

        并不重要 

        ——《在响水寺》

      广东·东莞
    • 0
    • 0
    • 0
    • 124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