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西西弗斯的第一篇故事

      西西弗斯的第一篇故事插图

      你好,这是西西弗斯式理想集的第一篇故事。

      西西弗斯的故事不是我童年时常听的那种有着美好结局的童话,而是成年后听到的乏味的、甚至可以说有些悲观的宿命论的寓言。

      按说这个故事也毫无乐趣可言,能想到这个名字,也可能只是因为,他的名字听起来是个陌生的、高级的名字。

      小时听过一个故事,一个人被挂在一根悬崖边的藤条上,悬崖上面有老虎,下面有饿狼,两只松鼠还在啃着这根维系生命的藤条。这个故事可能给我们带来浓重的焦虑感,那两只啃食藤条的松鼠,像极了一生都悬在我们头上的那个“时间”。

      所以我很早就知道,这种故事中总蕴含着诸如“时间”“宿命”这种无法改变的因素,虽然给人一种迫切的绝望感,但这可能是每个人生命中必须面对的事实。

      如果我是西西弗斯,以前的我,可能丝毫不会反抗,就按照命运的安排每天努力地推石头了,不会厌烦,不会反抗,可能我的心里没有“可以反抗”这一选项。

      中间我可能跳过了一些环节,过了那个阶段之后,现下的我,其实可能还是在每天推着那块石头。而与以前不一样的是,有些是我知道的自己的桎梏,有些是我选择自己要吃的苦。

      这些桎梏虽然束缚着我,可是我知道它在,我大概率不再执着于打破它,而是,接受自己这个桎梏,也知道自己有打破它的这个选择。

      这些苦,是我对自己做出的选择,即使没有收益,即使有人不认可,只要我坚持是对的,我就要贯彻它。

      这些桎梏,可能叫做“性格”,可能叫做“原生家庭”。它们不是洪水猛兽,相反,正是它们塑造了我们的过去。我们不能抛弃过去,就像我们不能抛弃自己的一部分。它们没有对错,没有好坏,对错和好坏,只是“我们”的主见。它们铸就了过去的我们,而我们也将带着它们一起生活下去。

      这些苦,可能叫做“美德”,可能叫做“利他主义”。看起来像是单方面没有收益的付出,可其实付出的人会收到对等的回复,或者潜在的机遇。所以,付出的那个人不是傻子,同理,善良的人、真诚的人,都不是傻子。如果你秉信着善良,那么即使社会上都是想挣钱的人的时候,你也有权利选择做一个善良的人。

      知道自己可以做出选择,既存在这个可能的选择,也有能力做出这个选择,这大概是与以前的我最大的不同。

      广东·东莞
    • 0
    • 0
    • 0
    • 6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