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日本—经合组织中唯一一个30年薪水不带变的成员国

      政治方面的书籍很少能一炮而红成为畅销书。但也不是没有。自由撰稿人Shizuka Wada和日本民主党议员Junya Ogawa合作书籍的成功,部分是因为它超长的书名:《我问了一位议员:“如果我的时薪从未高于最低标准,是我的错吗?”》

      《Spa!》杂志解释说,Wada的困境—她所描述的自己的处境—太过普遍了,以至于受众群体都是现成的。

      Wada现年56岁,从大约30年前便开始了作为音乐和相扑自由撰稿人的职业生涯。工作一直很顺利,直到事情开始变糟——她的市场不景气了。为了生存,她找了一份兼职工作捏饭团。工资:最低。工作保障:摇摇欲坠。新g疫情来袭,她被辞退了。她想:“不止我一个人这样,我遭遇到的困境也是整个日本的。”她的国会议员会怎么说?她决定问一问。

      作为Wada家乡香川县高松市代表的议员Ogawa非常欢迎。他们的谈话很顺畅——后来编撰成了著作。

      这本书涵盖了各种各样日本所面临的社会问题——快速老龄化、经济增长的紧缩、正式工让位于前途和收入都很惨淡的临时工(目前日本40%的劳动力是临时工)、社会安全保障跟不上民众的需求。

      《Spa!》引用一份经合组织(OECD)的研究说,日本是唯一一个在过去30年里薪水停滞不前的发达国家。德国、英国和法国的工资都涨了;美国涨到飞起,而日本几乎和1990年一个水准——平均年薪4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2.3万元)。很多临时工靠着只有该数字一半的年薪存活。

      Wada具体说明了一下。50年前,平均家庭收入里拿出5%就足以支付房租或是贷款。现在上涨到了25-30%。

      50年前—40年前和30年前也一样—绝大多数的雇员都是全职且终身制的,至少男性是如此。90年代泡沫破灭时,终身员工是第一批受害者。感到手头紧张的企业开始削减在职人数。还有空缺的职位铺天盖地都是兼职,产生了“迷惘的一代”,Wada认为自己也是其中一员。现如今处于中年晚期的迷惘一代面临着存款几乎为零的老年生活与无助绝望。

      老龄化和经济变动减稳是所有发达国家都普遍存在的问题,但日本的老龄化速度早已把世界各国都甩在身后。Wada指出,欧洲各国已经相应的延展了各自的社会保障,但日本没有。她告诉《Spa!》说,日本政府提供住房教育这类基本保障还不足德国和英国的一半。

      人们被迫露宿街头。他们在那里得到的是冷落。去年11月份在涉谷,有一名无家可归的妇女成了随机s人案的受害者。据说,嫌疑犯对警方说自己s人的原因是:“她很碍眼”。

      广东·东莞
    • 0
    • 0
    • 0
    • 101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