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讲故事 讲故事 关注:1 内容:1

    住在我身体里的怪物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知心网堂 > 讲故事 > 正文
    • 大版主
      Lv.1

      住在我身体里的怪物插图

      我的身体里住了个怪物。

      我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寄生的,只知道当我从镜子中看到它时,它就已经牢牢占据了我的身体,融进了血肉,怎么都甩不掉。

      身边的人暂时还没发现它,但有些人偶尔会察觉到一丝异样,对我投来审视的目光。

      对此我只能心虚地换上宽大的衣衫,炎热的夏天也不敢露出胳膊手脚,试图将个怪物遮掩得更好。

      但我心里明白,一时的遮掩是无用的,它还存在,不断生长,不停膨胀,将我的每一寸皮肤都顶得绷紧发胀。

      迟早将我也变成和它一样。

      恶心,臃肿,扭曲,丑陋,根本无法存活于世人犀利的目光。

      我好害怕啊。

      可是当我想告诉身边的人,向他们求援时,他们却总是不以为然,认为这只是我的臆想。

      母亲温和地笑着:“宝贝,你在说什么胡话,你看起来一切正常,不要乱想。”

      我最好的朋友反应也差不多,她说:“我觉得你看起来很好啊,不要对自己要求太过苛刻啦。”

      至于我那不开窍的男友,面对我的倾诉完全是一头雾水:“亲爱的,你究竟是在发愁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

      我很失望。

      他们作为我最亲近的人,却根本不明白我究竟在忍受着什么。

      然后我听见那个怪物躲在我身体里桀桀发笑,用的是一种毛骨悚然的声音。

      它说,你这个傻子,你还以为他们真的不知道吗?这些人分明看到了我,偏偏不说破。

      “为什么?”我惊恐地质问。“为什么他们要骗我?”

      怪物又开始笑,笑得诡谲莫名,笑得阴险叵测。它说,只因为他们爱你啊。

      即使发现你是个怪物,也不愿意明说。

      “不不不!”我对着镜子歇斯底里地大吼大叫。“我不是怪物!”

      明明镜子里的你才是!

      它没有再多话,依旧阴森森地笑个不停。直到我将镜子砸得粉碎,笑声还是在不同碎片之间辗转往返,是最恶毒的回音,始终无法平息。

      我不想就这样坐以待毙。

      我不能容忍怪物将我彻底吞噬,嚼碎我的骄傲,我的光华,我的价值,令我也变得跟它一样面目可憎,丑陋无比。

      那些投向我的异样目光,来自心狠手辣的猎魔者,他们隐藏在人群里,对我充满审视与鄙夷,或许还夹杂着嘲笑讽刺与闲言碎语,我能感觉到,越来越多了。

      时间紧迫,不容犹豫。哪怕亲友们都不理解,我也要向这个可恶的怪物宣战,发誓要将它彻底除去。

      我不想当怪物,只想当我自己。

      能像其他女孩一样,穿着漂亮衣裙,自信又美美地走在阳光下的自己。

      可是,我该要怎么做?

      这世上流传的消灭这怪物的方法有很多,真正有效的却没几个。

      我将各种方法试了又试,很多方法都是刚开始有些作用,让我误以为怪物已被根除,可等我稍微一放松,它又立马冒了出来,毫不避讳地告诉我,先前它只不过是跟我开了个玩笑,悄悄躲起来偷看我虚假的快乐。

      而我的每一次失败,都会令它更加强大,更加凶恶。

      接连的挫败令我焦躁不已,我常常在深夜躲在卧室独自哭泣,痛恨自己的无能与软弱。

      因为在寻找消灭怪物的过程中,我发现其实很多人都成功打败过它,而且他们看起来都赢得轻松顺利,毫不费力,根本不像我这样拼尽全力还一无所得。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明明他们都可以。

      为什么这个非常没用的我会不行?

      我倒在床上痛苦地缩成一团,任由那怪物肆无忌惮地奚落我,说这样的我一无是处,毫无价值,不禁咬紧了牙关,攥紧了拳头,浓浓的绝望涌上心底。

      我厌恶这样的自己。

      我鄙视这样的自己。

      我痛恨这样的自己。

      恨不得亲手把浑身的血肉全部剜了去!又或者是将那恶心的怪物一点一点从喉咙里抠出来呕进马桶里!

      满腔恨意激得我乍然从床上坐起,就着窗外惨白的月光,看向自己印在玻璃上的倒影。

      还是那个怪物,好丑,好丑。

      我绝不允许自己也变成这幅丑样子,绝,不,允,许。

      既然这怪物不肯放过我,反反复复地折磨我,要把我变成毫无价值的一滩烂泥,那我也绝对不会让它好过!

      要死,就同归于尽。

      于是我用了唯一能彻底消灭它的方法。

      那就是饿着它,不给它任何东西吃,把它活活饿死。

      是的,我早就发现了,这怪物平时也靠我吃进肚子里的养分活着,我吃得多它便掠夺得多,我吃得少它也搜刮得少。

      如果我什么都不吃,那它也将一无所获。

      这回换我对着镜子幽幽地笑,轻轻抚摸着镜子中的脸:“嘿,怪物,我们决一死战吧。”

      之后我爆发出了惊人的意志力,每天只吃极少的东西。

      连每粒米都是数着吃。

      饥饿的滋味当然不好受,仿佛有无数只手从我的胃袋挤进喉咙,在食道间抓挠得灼热惨烈,熬得我头晕目眩,有气无力。

      连简单的上个楼梯,也像是腿上被绑了实心的铁球,沉重得迈不上去。

      可我内心却是愉悦的,甚至越来越习惯,那股剧烈饥饿感所包含的挠肝抓心,它渐渐变得不再难以克服,反而令我飘飘欲仙,如坠云端。

      因为我看到那个住在我身体里的怪物,也在迅速失去它的嚣张和得意,变得病恹恹的,泄了底气。

      它在承受和我同样的痛苦,那我这痛苦就捱得值。

      可惜我身边的人不这么想。

      母亲说:“看你最近气色很差,我炖了你最喜欢喝的老母鸡汤,来,多吃点肉补补嘛。”

      闺蜜说:“你这几天是不是太辛苦了,好憔悴啊,我陪你歇一歇,一起去喝杯奶茶吧?”

      男友说:“不要太为难自己,你这样看的我都心疼了,今天下了班我带你吃顿火锅去。”

      不不不。

      我统统拒绝。

      现在正是我跟怪物战斗的关键时刻,你们怎么可以阻碍我?!

      可他们就像完全听不懂我的话似的,一遍又一遍重复那些无用的劝阻之语,到了后来甚至还对着我大发脾气,说我太胡来太任性。

      母亲说:“你太虚弱了。”

      闺蜜说:“我希望你好好的。”

      男友说:“不要再跟自己过不去。”

      我好委屈。

      你们难道听不懂,我是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重要到甚至超过我的生命?

      你们看,这个怪物是多么丑陋多么凶恶,它在啃噬我,它在毁灭我,周围的猎魔者,那些躲在人群里正准备悄悄狙击我的猎魔者,也一直在试图用尖酸刻薄的话语围剿我,杀灭我。

      我的哀嚎,我的痛呼,你们难道一点儿都听不到么?

      没错,他们是一点儿都听不到的,没有被怪物寄生的幸运儿啊,你们是多么糊涂无知,令人怜悯。

      我无法再忍受这般令人窒息的愚蠢气息,从家中逃了出去。

      跑得跌跌撞撞,断断续续,因为我已经记不清自己上一次是在何时进食,已经看得出骨骼轮廓的双腿支撑不了我的逃离。

      所以他们毫不费力地抓住了我。

      然后不顾我的撕咬抓啃,将我关进了名为医院的监狱。

      有穿着白衣的狱卒试着对我施以虚伪的劝导,还有针扎灌药的重刑,这一切的一切,皆让我更加烦躁和惊恐。

      你们怎么都不听我说。

      你们听我说,我没有魔障,我这是在救自己!

      否则我就要被那怪物彻底占据身体,毫无为人的价值,被世人所唾弃,再也成不了自己想要的样子。

      然后再被满布世间的猎魔者彻底杀死。

      死法还很惨烈,是用阴阳怪气的语句,一刀刀,一刀刀的漫长凌迟。

      没人听我说。

      只有怪物又开始了桀桀笑声,语调洋洋得意:你难道还没看清,没人会帮你。

      因为他们也都全部中了魔,受了我身体里那怪物的蛊惑,想要用所谓感情和理性绑架我,蒙骗我。

      引诱我吃下足够的食物,好把那恶心的怪物救活。

      太可怕了。

      同伙。

      同伙。

      同伙。

      我的母亲,我的男友,我的闺蜜,以及周围所有人,他们已经全都是这个怪物的同伙。

      这个世界没救了,所有人都认为我疯了。

      只有我自己是清醒的,我没有疯,我才是跟怪物苦苦作战的勇者!

      没人理解我。

      但是没关系,我是这场战役上唯一坚守的勇者。

      英雄向来都是孤独的。

      之后一段时间的记忆很模糊,因为我咬紧了牙关,不吃不喝,发誓不给那怪物任何可乘之机,这也损害到了我的大脑,让它仿佛浸在污浊的水里,浮浮沉沉,想不通也记不清任何东西。

      而怪物的同伙们还做着徒劳的努力,给我输液灌食,防着我催吐心悸,小心翼翼把我当做一个脆弱的器皿,妄图修补它的裂痕,好让我能继续寄生他们的主子。

      呵呵,没有用的。

      我已经决定豁出性命,就算是死,我也要将你们的主子一同拖进地狱。

      这一天来的没有太晚。

      听着自己的心跳一拍慢过一拍,我知道时候到了。

      我让一直守在病床前的母亲拿来镜子,看着镜子里那副眼眶深陷、皮包骨头的模样,艰难地咧嘴笑了起来。

      我赢了,我终于赢过那个怪物。

      它耗不过我,终于完全消停,被我活活饿死,再也不可能出现了。

      完成了这项壮举的我突然感到一丝惶然:接下来,我还能干点什么呢?

      对了。我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想看看那个怪物最初是什么模样。因为我要趁着现在这点意识的清明,牢牢记住它的丑陋,这样即使之后下到地狱,我也要远远地躲开它,不跟它沾上任何关系。

      母亲哭着从手机里翻出曾经的照片,举到我面前。

      这时我连抬手去抓手机的力气也没有了,只能在愈发模糊的视线中,看到屏幕里是个年轻女孩,穿着漂亮的连衣裙,站在明媚的阳光下。

      按照如今最苛刻的审美标准,她好像是有一点点的微胖。

      可是在我看来,在许许多多的普通人看来,她其实一点儿也不难看,身形很结实,脸颊很饱满,笑得很美,很圆满。

      啊,原来我误会了,那根本不是什么怪物。

      我那过于病态偏执的减肥努力,也并没有消灭任何怪物。

      终究,只是抹掉了自己。

      那个原本健康快乐、体重正常、根本不用减肥,也是很好看,很值得被爱的自己。

      真是……好可惜。

      END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偏好设置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