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社交媒体时代还有公正客观的陪审员吗?

      社交媒体时代还有公正客观的陪审员吗?插图

      2021年10月13日,美国最高法院,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唯一存活的主犯Dzokhar Tsarnaev的案件引发了口头辩论。虽然大多数新闻报道都是围绕着法庭是否会判处Tsarnaev死刑,但这个案件也映射出这个时代的一个基本问题:在这样一个社交媒体无处不在的时代中,万众瞩目的案子是否还能找到公正的市民来担任陪审团?

      这方面的案子重点在于“陪审员资格审查”过程,voir dire是个法语词,粗略的翻译过来是“讲事实”。陪审员资格审查在庭审之前,根据司法权,律师或法官会问询预备陪审员,来判断他们是否对双方中的一方怀有某种偏见或歧视。

      Tsarnaev被起诉了30项与马拉松爆炸案有关的罪名。这个案件受到了广泛关注,包括网上对被告人以及他带着装有炸弹的书包前往终点线的照片的评论。该案件的陪审员资格审查异常紧张,持续了21天,涉及了1373位预备陪审员,每个人都完成了长达28页的问卷。

      在陪审员资格审查期间,Tsarnaev的代理律师想让法官询问预备陪审员一个分为两部分的问题。第一部分,他们是否看过媒体对该案件的报导,第二部分,详细说下他们看到的内容。法官只问了第一部分,略过了第二部分。

      ‘不够充分’

      Tsarnaev的律师对死刑提起了上诉,说主审法官应当询问陪审员看过或者读过哪些媒体对该案件的报导,这样才能确保陪审团的公正性。

      第一巡回上诉法院挑法官的毛病说,只询问陪审团是否看过任何可能影响他们观点的东西“不够充分”,因为单独的问题无法弄清“如果看了,他们从中了解到了什么”。在最高院的那场口头辩论中,法官Sonia Sotomayor指出“这个案件有着一大堆各不相同的报道。”

      现在,对错的判定权落在了最高院的头上。

      由于这次的上诉是针对死刑判决的,因此Tsarnaev的有罪和不可保释的判决仍有效。

      最高院面对的两难境地在于他们想要让陪审员资格审查过程有多规范。它可以发表意见要求下层法院在高调案件中询问陪审员法关于接触媒体报道方面更加尖锐的问题。

      一些人认为,在陪审员资格审查上应该给予主审法官一定的灵活性和自主权。另一些人则想让最高院介入,彻底说清陪审员资格审查应该如何进行。

      那些倾向于后者的人指出,Tsarnaev面临死刑判决,四次提出将庭审地点改到波士顿之外的地方,就是因为他的代理律师辩称在这里不可能找到公正无私的陪审员。作为一位刑法及陪审团学者,我可以给出一个强有力的论点,即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主审法官都会采取额外的步骤来揭露预备陪审员中存在的偏见。

      反方则认为过多的问询会过度的加长陪审员资格审查的过程,并且侵犯陪审员的隐私。尽管有这些担忧,全美的法庭还是不断增加对陪审团相关方面的问询。

      没法让陪审员不上网

      最高院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一个范围更大的讨论的一部分,即法庭在数字时代是否能找到客观的陪审员。

      在数字时代之前,即便是备受关注的案件,想要找到公正的陪审员也不太难。一旦被选中,陪审员需要保持公正的态度,并被告知不要与任何人讨论案情,还要隔绝收音机、电视以及报纸。假如案件涉及死刑,陪审员们可能会被隔离起来。

      而现如今,同样的措施就不奏效了。

      少数陪审员8小时不用他们的手机或是社交媒体就不错了,一周不碰就别想了。许多人在社交媒体上与他人实时分享自己生活的方方面面,这于陪审团服务格格不入。实际上,担任陪审员使得他们的社交媒体更加吸引人。

      在Tsarnaev的案件中,上诉法庭的意见引用了138号陪审员,他在脸书上与朋友谈论了这个案件。

      如今的陪审员可获取更多的信息。此前很难发现或是获取到的关于一宗犯罪或是被告人的新闻报导,现在点下鼠标就能找到。这种信息在新闻循环结束后不会消失;它仍留存在网上,并且可以轻松获取。事实上,通常这类信息是被推送给了陪审员,或者出现在他们的新闻动态上。

      处理互联互通的陪审员

      全美的法官采取各种各样的措施来抗争数字时代给陪审团带来的负面影响。

      律师和法官会向预备陪审员提问。此外,律师会调查陪审员对案件的了解程度。这些过程体现在陪审员资格审查的房间里以及网上,律师们会调查陪审员包括社交媒体帖子在内的数字足迹。陪审员资格审查中隐私窥探的度才是Tsarnaev案件中的主要问题所在。

      一旦入选,陪审员会被告知要依照法庭的规定来,但是社交媒体的诱惑来的太猛烈了。因此,法庭会处罚那些不守规矩的陪审员。

      处罚包括藐视法庭罪,没收陪审员的电子设备,或者将陪审员隔离在酒店中,远离家人和网络。这类处罚一旦实施,会让市民担任陪审员的意愿下降。

      提问时间

      一些法律专家认为,如果给予陪审员足够的案件信息,他们就不太会违反法庭的规定,去网上寻求相关信息或是谈论案件。一个改善陪审员获取适当信息流的方法,是允许他们在庭审时提问。

      最后,还有改变陪审团规则以适应这个时代的呼声。由于如今的陪审员喜欢通过网络了解消息,所以必须要告知他们平时什么样的习惯是在担任陪审员时应被禁止的。

      有着大约400年历史的陪审团见证了许多的社会变迁。每一次,陪审团都适应并得以沿用。因此,我相信陪审团制度非常有可能挺过数字时代的狂风暴雨。

      本文译自 HowStuffWorks

      广东·东莞
    • 0
    • 0
    • 0
    • 8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