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我的青春伙伴李井泉:老照片故事

      我的青春伙伴李井泉:老照片故事插图

      上图1977年摄于普兰店星台镇乌古城(巍霸王山城)。右一为李井泉,中间是刘炳文。那一年我不到十八周岁,井泉二十岁。

      李井泉是福成家搬到城子坦老古村认识的最好的朋友。认识他之前,我在当年的新金县第二十三中学念书时,就知道他。他是城子坦公社老古大队的团总支书记。那时,对于我来说,团总支书记也是好大的“官”,名声大着呢。

      井泉家原是李卧龙的。时,他家住在大房子的第三生产队,家屋盖在大房子通向隈子屯的岗子旁。兄弟妹妹四五个,他是长子。家贫,与我们家相当。

      认识井泉是因为我们都爱看书,且都是当时的文学青年。1980年代的青年人,凡读过中学以上的,多有文学青年,喜欢文学,爱看小说等文学作品。那是文学的黄金年代,贫瘠中生长着旺盛的浪漫。因此,文学是井泉和我的共同语言。

      我的青春伙伴李井泉:老照片故事插图1

      新金县第二十三中学九年四班毕业照(1977-07)

      井泉那时是《旅大日报》的通讯员,在报纸上发过不少的文字。这让我羡慕得不行不行的。他的文学功底好,在大队以至城子坦的青年堆儿里,都是数一数二的。

      1977年我在新金县的第二十三中毕业,回乡务农。秋时听下乡在生产队的知识青年们传说高考要恢复。约在秋冬之交,高考复习大纲下来了。在父亲的鼓励下,我开始复习课。四十四年前,我们老古大队毕业的或以前十年毕业的“高中生”并不多,井泉先几年毕业,也准备高考,这样,我们就认识了。

      那年的冬腊月,我在井泉家小住。一铺土炕就着一盏15瓦的电灯泡,晚上我们一起学习。白天相约去源发的高考补习班上课。课是公社免费办的,生源好几百人的样子。

      我的青春伙伴李井泉:老照片故事插图2

      新金县第二十三中学毕业证书(1977年7月31日,背面(下图)是毕业成绩

      我的青春伙伴李井泉:老照片故事插图3

      转年,也就是1978年初,高考首榜张贴出来,红纸墨字,贴在城子坦街里的一面墙上,共12人,我考上了辽宁大学,列为榜首。井泉呢,名落孙山。一打听,是他志愿报高了,他报的是北京大学图书馆专业。他似乎又考了一年,还是没有被录取。其实他的学习成绩是很好的。不管你相不相信运气,运气都是存在的。

      讲运气,井泉后来交了“桃花运”哈。我在辽大念书,他则被公社调到广播站当编辑、记者。那时,广播员是我们新金县第二十三中学的校花,名叫李新芬,是我下届的同学,长得俊不说,声音也是圆润甜美。两人一个才子,一位佳人,在公社广播站日久生情,就谈了恋爱。

      大学放假,去见井泉,他讲得最多的,是自己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他甚至于要把这些故事写成小说来着。当然了,他后来并没有写出小说,因为这场爱情的结果,是他和李新芬结婚了。嘿嘿,只有爱情成了悲剧才能写出小说,都喜剧了,还小说个啥?

      无论做人还是做事,井泉都是勤勉的。所以,他后来也进城了,在大连沙河口区一家银行工作。膝下育有一女。女儿大学毕业留在京城,又生两男。这样,井泉就在北京当起了寓公,退休后照看孙辈,或游山玩水,写字画画,日子过得有滋有味,丰富多姿。

      四十四年间,一直和井泉保持着联系。期间他来过丹东几回,下面是我们在锦江山公园山门前照的旧照,时间为1990年代初。

      我的青春伙伴李井泉:老照片故事插图4

      我的青春伙伴李井泉:老照片故事插图5

      总有一些人,是我们生命长河中的印证者、互证者。从这些特定的人物身上,我们见到当年。就象遇到中学同学,无论我们年岁多大,但大家都保留着学生时代的不会泯灭的永远新鲜的记忆。象大学同学,又都共同经历着青春的求学的故事。而年轻时的朋友,无论时光隔开多久,一声音问,则会唤起我们所有的青春的鲜亮记忆。

      李井泉,就是福成在城子坦那段青春岁月和求学路上的彼此印证的伙伴。温暖着,亲切着,守望着。恒久,不变。

      广东·东莞
    • 0
    • 0
    • 0
    • 114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